《焦點訪談》2014年5月7日播出的節目中解說提到:4月16日,20多輛車到達昌九高速,很多車輛號牌處被寫有“九江球迷”的字條遮住,車上下來一群人自稱是看球的,要求免費過路強行沖關。以下為文字實錄:
  傷人的農機
  主持人 侯豐: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您收看今天的《焦點訪談》。
  現在農業機械在農業生產中的應用是越來越廣泛了,“耕牛”變“鐵牛”,種地不發愁,而在甘肅的永登也有不少農民朋友置備了農用機械,可沒有想到的是,買來的鐵耕牛最後竟變成了“鐵老虎”。
  解說:
  薛老漢是甘肅省永登縣鳳山村的村民,因為兒女在外打工,老伴兒身有殘疾。61歲的他就成了家裡唯一的勞力,繁重的農活讓老薛日感吃力,因此他賣了家裡的騾子,湊足了5500元錢,買了一臺微耕機,可哪成想這微耕機非但沒有幫上忙,還險些讓他喪了命。
  薛老漢:
  這個是刀口,鋼板還在這裡呢,後面手術時還要取出來。
  解說:
  要說微耕機傷人,在永登縣可不止這一起,去年9月,龍泉寺鎮的李世忠也買了一臺與老薛家一模一樣的微耕機,結局同樣慘不忍睹。
  甘肅省永登縣龍泉寺鎮河西村村民 李世忠:
  整個就絞斷了,我當時就昏迷不醒,全部就不知道了。
  解說:
  微耕機本來應該方便好用,為何卻屢屢傷人呢?記者先後在兩位村民的家裡看到了這種微耕機,看牌子叫“糧田”牌,再看生產廠家,上面標註的是湖北麻城恆豐機電設備有限公司。那麼這種微耕機它的操作原理是怎樣的呢?現場的村民為記者進行了演示。
  村民:
  人在前面一啟動,直接就往前跑,把人就推倒了。這東西就把人捲進去了。
  記者:
  按說這個旋耕刀上面應該有一個防護罩是吧?
  村民:
  沒有,這沒有,應該有。
  解說:
  記者看到,這台微耕機主要由三部分組成,一是位於機器前端的發動機,二是位於後部的檔位裝置,第三是位於兩側的旋耕刀,操作者啟動微耕機時,必須先將機器置於空檔,然後站在機器前部,拉動引擎繩。發動之後再回到機器後部,將空檔改掛為前進檔,此時機器開始工作。由於檔位對應不清,老薛和老李掛在前進檔上,結果發動機一經啟動,旋耕刀便迅速向前運轉,令他們躲閃不及,卷入刀下。
  甘肅省農機具質量監督檢驗站總工程師 閆發旭:
  它應該是只有在掛空檔的時候才能啟動,現在看這個情況,就是機具的本身的情況來看,它這個啟動也是不符合標準要求的。
  主持人:
  其實國家對微耕機的安全標準早有規定,比如要有防護裝置,比如說掛檔的時候不能夠啟動等等,這兩台傷人的機械完全不符合這樣的標準,那麼它們是怎麼流入市場的?又是如何賣到農民手中的呢?
  解說:
  永登縣龍泉寺鄉大地農機經銷點是兩位農民購買農機的地方,記者在這裡找到了經銷商。
  甘肅省永登縣大地農機經銷商:
  賣出去了兩台,總共進了8台。
  記者:
  沒有這個防護裝置是吧?
  甘肅省永登縣大地農機經銷商:
  嗯,當時我拉貨的時候它是護泥瓦沒有。
  解說:
  沒有防護裝置,理應停止銷售,但這名經銷商卻硬是將其推銷給農民,他進了8台,賣了2台,這2台全部釀成嚴重的事故。
  據介紹,大地農機是從蘭州昶源機械設備有限公司進的貨。記者趕到了蘭州,找到了這家公司的負責人,通過這名負責人,記者瞭解到,雖然微耕機的說明書上表明的是生產廠家是湖北麻城恆豐機電設備有限公司,但實際上它的產地並不在湖北。
  蘭州昶源機械設備有限公司負責人 馬剛:
  因為這個是重慶發過來的。
  記者:
  你不是從湖北進的貨?
  馬剛:
  嗯。
  解說:
  重慶發的貨,為什麼貼著湖北麻城的標簽呢?為了搞清信息的真相,記者又來到了湖北,找到了微耕機上標,明的湖北恆豐機電設備有限公司,公司的負責人這樣告訴記者:
  麻城市恆豐機電設備有限公司總經理 王明元:
  那個機器不是我們賣的,也不是我們生產的,我們發出去的機器都有鋼印,我們自己有記載,他就是冒我們的牌。
  解說:
  根據麻城工商局提供的信息,恆豐公司生產的微耕機的註冊商標,備案顯示為“良田”牌,良是優良的“良”,而在甘肅傷人的微耕機,商標雖然也叫“糧田”牌,可這個糧是糧食的“糧”,兩者同音不同字,但後者的產品說明書和廠址與前者的完全相同。看來恆豐公司負責人所言很可能是真實的。為了搞清事實的真相,記者又輾轉找到了重慶發貨方公司的負責人,對相關情況他做瞭如下解釋。
  重慶鋼軟機械製造有限公司負責人 馮鋼:
  就是那個李志濤。
  記者:
  是你們廠里的?
  馮鋼:
  是我們廠裡面的銷售人員,那個叫姓季他是做配件的,配件發到甘肅,然後從李志濤那裡拿了一、二十張貼花六件套,就是說明書、銘牌,還有警示標誌,這些等等,合格證、推廣證章。
  解說:
  稍後,這名負責人還撥通了那個名叫李志濤的下屬的電話,以證實自己所說的情況。
  馮鋼:
  機器過去,當時是整機過去的,還是配件過去的?
  (聲音來源)重慶鋼軟機械製造有限公司銷售 李志濤:
  當然發的是散件,他個人裝的。
  馮鋼:
  甘肅小馬自己組裝對不對嗎?
  李志濤:
  是啊,他都裝了過後,我過去看那個機器,機器沒有裝啟動器。
  馮鋼:
  是小馬個人買的啟動器嗎?
  李志濤:
  肯定是他個人買的,我們這邊沒有發那個東西過去。
  解說:
  這裡所的小馬便是蘭州昶源公司的負責人,記者隨即撥通了他的電話,瞭解到,傷人的微耕機的確是由其組裝的。
  記者:
  發動機是從江蘇進的嗎?
  (聲音來源)蘭州昶源機械設備有限公司負責人 馬剛:
  對。
  記者:
  是從江蘇發過來的,不是從重慶發過來的是吧?
  (聲音來源)馬剛:
  不是。
  解說:
  至此,真相得以還原。蘭州昶源公司從重慶季姓商人處進了微耕機配件,又從江蘇購買了發功機,組裝後貼上湖北麻城恆豐公司的商標進行銷售,最終給農民帶來了巨大的傷害。
  農業部農業機械化管理司安全監理處 張漢夫:
  根據《農業機械安全監督管理條例》的規定,禁止生產和銷售不符合國家安全技術標準的農業機械產品,那麼具體到這個案例,一個,它不是一個正規的農業機械生產廠家。另外它這個產品出廠也沒有進行正規的出廠檢驗,沒有產品的整機合格證,那麼它存在安全隱患。
  解說:
  而近年來,農機傷人事件屢屢發生,2012年三、四月間,貴州省僅貴陽市四十四醫院,就收治了微耕機受傷患者近20名。2013年10月僅在國慶期間,寧夏石嘴山就連續發生4起農機傷人事件。
  據統計,2013年全國累計報告在國家等級公路以外的農機事故1733起,死亡432人,受傷631人,直接經濟損失達1711.65萬元。
  主持人:
  偽劣農資在過去大多指的是假種子、假化肥、假農藥、假地膜,但是現在這種坑農害農的行為又開始侵蝕農機產銷領域了。假種子傷農傷一年,假農藥使傷地傷十年,這假農機傷人傷得可是一輩子,很多受害的農民朋友真是拿出壓箱底,買來塌天禍,所以針對這樣的行為,更要嚴厲打擊,徹底根除,要趁它還沒有形成氣侯,及早地畫下紅線,讓不法分子不敢觸碰。
  車牌易擋 禍心難包
  主持人:
  機動車號牌就像車輛的身份證,外觀統一,號碼唯一,如果哪輛車違章違法了,只要知道了號牌就能尋到車,找到人。車牌要正確清楚地懸掛,但總有一些人想方設法,要故意污損遮擋號牌,甚至還用上了高科技手段。

  解說:
  4月16日,20多輛車到達昌九高速,南昌東收費站,這些車輛上都貼有標語,而且很多車輛號牌處被寫有“九江球迷”的字條遮住,車隊到達收費站後停了下來,緊跟著車上下來一群人。
  江西省高速集團南昌東收費站工作人員 吳燕玲:
  很凶悍,對我們拉拉扯扯,就說我們來看球的,我們就是不用交錢的。
  解說:
  免費的要求沒有得到收費站工作人員的同意,隨後一些人強行把收費站道口欄桿推開,讓車子強行沖關。
  收費站工作人員介紹,當時共有28輛車強行沖關,後來在交警的攔截下,有3輛車正常繳費,其餘25輛都未繳費,共逃費2125元。事後公安部門就故意遮擋號牌和拒絕繳費強行沖關的行為作出了處罰。
  執勤交警 朱建寧:
  依據《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條,我們進行處罰是罰款200元,一次性記12分。
  南昌市公安局高新分局 政治處主任 畢志忠:  

  如果沖卡造成的公私財物損失,達到5000塊錢以上,甚至還可以立刑案。
  解說:
  在現實生活中,車輛遮擋號牌的方法也是各種花招。來看這輛紅色大貨車,遠遠就可以發現,這輛車後面的號牌上似乎貼有什麼東西,無法辨識車牌的面貌,走進一看原來是車牌上貼有一層薄膜,薄膜上的黑色部分將車牌上字母和數字完全遮擋。
  接下來,註意看這輛銀灰色的麵包車,也被交警攔下了,交警介紹,那是因為目前邯鄲市還沒有冀D·H這樣的號段。
  執勤交警 王彥龍:
  這牌照不對,當時查的時候是冀DH506C,其實它的真實的車牌號是,打開看一下,是冀D2500C。
  解說:
  再來看這輛黑色的小車被攔下進行檢查。
  執勤交警:
  知道我為什麼查你嗎?
  車主:不知道啊。
  解說:
  車主裝作毫不知情,可交警卻發現了其中的玄機,這輛車裝的是自動遮牌器,只要在車內的按鈕上按一下,車派前方就會降下一道黑色門帘將車牌覆蓋。
  偽造變造機動車號牌,這樣的車輛上路行駛,往往肆無忌憚,無所顧忌,極易發生嚴重交通事故。
  我國《道路安全法》第11條規定,機動車號牌應當按照規定懸掛,並保持清晰、完整,不得故意遮擋、污損。2013年的《機動車駕駛證申領和使用規定》中明確指出,在道路行駛的機動車,未懸掛機動車號牌的,或者故意遮擋、污損、不按規定安裝機動車號牌的,將被扣12分。
  那麼這些用來遮擋號牌的工具,又都是從哪裡來的呢?
  記者在網上搜索“號牌貼 反光”,結果種類繁多,並且很容易就可以買到。接著記者走訪了北京某汽配城,發現想要買到相關的用品也不是難事,這種罩子就可以用來遮擋號牌,只要10塊錢。
  記者:
  這個啊,這可以罩牌子上啊?
  A:
  對,就是罩車牌照。
  記者:
  多少錢一個?
  A:
  十塊。
  記者:
  尺寸是合適的是吧?
  A:
  合適,都拿這種的,均碼的都能用。
  解說:
  隨後記者接著轉了幾家,得知了這樣的信息。
  記者:
  那種上哪能安裝到?
  經銷商:
  現在不好找,以前好找,一個東西不掙多少錢,遙控換的那是。
  記者:
  車裡遙控就能換的是嗎?幾千塊錢?
  經銷商:
  應該兩千來塊錢吧,它那一個好像能換三副牌子。
  記者:
  三副牌子呢,那就和廣告牌子一樣了。
  經銷商:
  不知道,反正那個裝出來好像很明顯。
  解說:
  很顯然,記者提到的那種車牌架,在業內並不是什麼秘密。經瞭解,那種牌架比較厚,容易被髮現,因此現在市面上並沒有被廣為流傳,於是就出現了另一種可拆卸的牌架。
  經銷商:
  這個這麼玩的,就好比這是牌子,這牌子扣這上,然後這個是裝你車上的,然後你把這擰上,比如說卸牌子,然後你把這個往上一插,把這牌子拿走,架子扔這擱著。
  記者:
  多少錢這個?
  經銷商:
  這個是85塊,那個都過百了。
  主持人:
  故意污損、遮擋號牌,原因顯而易見,就是故意違法,逃避處罰。這些不法駕駛者開車上路,有恃無恐,給交通安全帶來了極大的隱患,實在是害人又害己。
  到今年的五一,《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整10年,這些違法的司機十年了還不長進,實在是說不過去,所以有關部門正在加大整治力度,好幫助他們補上守法這一堂必修課。
  感謝收看今天的《焦點訪談》,再見。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l74uloxdd 的頭像
ul74uloxdd

turkey

ul74uloxd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